孟晚舟被捕后,美国和加拿大的很多高层官员对此有很多评论。据我所知,基于所谓违反美国相关制裁法律,对一个公司的高层指控并逮捕是非常罕见的。即使加拿大前外交官也说过美国引渡请求的政治性是很好的抗辩理由。所以我不能说孟晚舟事件不是政治驱动的。

5。《Wall Street Journal》Jacquie McNish:中国对技术公司和电信运营商有份额限制,不能超过30%。但是,其他国家并没有这种限制。华为是否意识到在中国以外的国家经营业务时需要遵循不一样的规则?